网络求助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2日

       我是一个 30 多岁的蚂蚁部落。小时候, 我在大学迷失了自己。我感到自卑和懦弱, 陷入了爱情。当我从自我放逐中走出来时, 我的大学时光过去了, 我拿到了学士学位, 两手空空地回家了。
       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 我还以为自己还是个没有文凭的人, 我还能找到自己的路, 想走自己的路。但是我妈妈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虽然她一辈子都是个小资产阶级, 但看到我空手回学校, 就像世界崩塌了一样。她用坚强的意志代替了我的遗嘱, 让我参加考试并拿回我的职业证书, 并四处寻找亲戚朋友向我打招呼临时工作。我两手空空地从学校回来, 也不怕别人知道。如果我错了, 我会付出代价。但现在每个人都不是希望每个人都触摸我的伤口, 而是用一种看似真诚但实际上居高临下或幸灾乐祸的语气安慰或教育我。
       起初我以为按照妈妈的要求我可以安心, 但我错了。经过三年的研究, 我每年都碰壁。我还是不喜欢这个专业, 也不能假装喜欢。每当我看到它, 就像回到一所失败的大学, 想着背叛我的爱人兄弟, 看到我回到家时那些斜视我的脸。于是, 轮回了母亲的温言, 一次次的愤怒和冷漠, 轮回了地狱。至于我妈介绍的工作, 我一进企业单位, 半年就被我介绍的领导因为一起上千万单位的重大贪污案被免职,

被扫地出门;半年后, 老板负债累累逃跑, 还有两个月的工资打水漂。我自己在家乡找到了三份工作, 所有这些都是我刚刚开始的。我妈觉得我社会地位低, 替别人做营销不是什么正经的工作。 2009年12月, 我终于下定决心, 走出了这场围城, 以参加工作和公司学习的名义前往昆明, 和同学们约定一起创业。然而, 也许我真的很沮丧。到昆明不到两天, 同学们也因为经济问题跑了, 我爸妈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很久没回家看穿我的谎言, 逼我回家。李和我断绝了关系, 我死的时候我妈妈说的。结果, 我现在在昆明有朋友不能投票, 有家人也不能回家。
       去网吧招吃住服务员, 没人要。
       晚上我必须住在广场上。好不容易重新上网后, 恐怕连买包子的钱都没有了。哼,

不过是让我跪在路边乞讨, 我没有。脸没有那种技术。
       记得偶尔在网上看到乞讨的新闻, 只好一脸羞涩的走开了。如果你有更多, 我只能希望你能伸出援助之手。一定要小心, 把钱汇到工银牡丹卡6222022410000620004上, 万分感谢。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骗子, 那么你应该看一个蚂蚁侠的现实笑话并忘记它。嘿嘿, 其实这个世界上遇险的人很多, 我就是其中之一。不管怎样, 看完我的帖子, 我不得不给你一句话——谢谢! {工银牡丹卡6222022410000620004}在昆明丢失经过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4 泰和股份有限公司 taihegufe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omusmanlii.com) 陕ICP备2014751522